Skip to content

每个国家的司法制度都不一样,而且错综复杂,就像是让香港爆发的导火线——逃犯条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而就在上个月,台湾发生了让人人神共愤的事情,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事情发生在一个平静的台铁上,有一位台郑姓男子在去年搭乘台铁火车时因为补票问题与列长发生了冲突。随后,警察李承翰就由嘉义火车站上车处理纠纷,不料在过程当中竟然遭到郑姓男子持刀刺伤,虽然当时李承翰警员成功制服了郑姓男子,可是最后却因失血过多死亡。

为什么到现在这件刑事案又回到大家视线了呢?

因为就在今年4月30号,嘉义地方法院对于这起案件审判郑姓男子无罪,只是判了进入有关处所监护5年或是交保50万新台币。这样的判决不止让死者家属无法接受,也引起了许多人激烈挞伐这起案件的决策。

郑姓男子之所以得到这样的审判是因为地方法院指出郑姓男子被诊断出患有失觉失调症,属于精神病患者,而且在案发之前郑姓男子就有定期就诊。可是就在事发之前郑姓男子妄想有人企图谋害自己以骗取保险金并觉得自己被监听和跟踪所以才在精神不稳定之下刺杀了前来处理纠纷的李氏警员。

在逮捕郑姓男子之后,法院有安排精神科医生治疗郑姓男子并且交送精神鉴定,确实了郑姓男子因为受到精神影响而做出当下行为已经达到,因精神障碍而不能辨识行为违法的程度而判了郑姓男子无罪。

不止是台湾,像是韩国也频频传出类似的案件,像是喝醉酒自称断片或是精神失常状态下犯案都是可以处以缓刑或是无罪释放的判决,像是著名的素媛案件就是因为嫌犯自称喝醉酒断片就减轻了罪犯的刑罚,根本就不可饶恕。

其实有许多国家对于精神病患犯案都有处以缓刑或是减轻刑罚的趋势,因为毕竟精神病患者已经失去了可以正常思考的能力,而且因为生活压力更是长时间在精神压迫自己渐渐的失去自制力才会反噬。可是站在受害者的立场来说,这样的处罚对于受害者家属或是社会都是一个不良示范,让人民觉得只要有办法证明自己精神有问题就可以推脱罪责的想法。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